05

2024

-

06

律师说 | 吴娜:“假离婚”所涉的《离婚协议》条款效力的认定及救济

“假离婚”的《离婚协议》中所涉的有关婚姻关系、子女抚养权条款、财产及债务处理效力应如何认定?可以从哪些方面进行举证及救济呢?


     现实生活中,出于规避房产限购政策或逃避债务等目的,许多夫妻选择“假离婚”,约定在达成既定目的后复婚。然而,如夫妻一方拒不承认存在“假离婚”,主张双方离婚时已对双方的夫妻共同财产、债务及子女抚养权归属处理完毕,对于另一方而言,如何维护自己的合法权益成为这类案件的难题。笔者近期办结的案件也涉及到这类问题。“假离婚”的《离婚协议》中所涉的有关婚姻关系、子女抚养权条款、财产及债务处理效力应如何认定?可以从哪些方面进行举证及救济呢?

 

一、案例检索结果分析

     针对夫妻合意“假离婚”,在民政部门办理的离婚登记是否产生解除婚姻关系的法律效力,以及基于“假离婚”签订的《离婚协议》所涉的子女抚养权归属、财产及债务处分条款的效力应如何认定的问题,笔者对此进行了案例检索。

(一) 夫妻“假离婚”的离婚登记是否有效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典》第一千零七十六条、第一千零八十条之规定,夫妻双方到婚姻登记机关完成离婚登记,即解除婚姻关系。经案例检索结果显示,目前司法实践中对于夫妻双方“假离婚”后其婚姻关系是否解除这一问题较为一致的裁判观点为:离婚登记是要式行为,离婚行为包含了婚姻登记机关具有公信力的登记形式,夫妻双方在民政部门办理了离婚登记,婚姻关系已经就此解除。《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典>婚姻家庭编的解释(二)(征求意见稿)》第二条亦明确了该观点即“夫妻登记离婚后,一方以双方意思表示虚假为由请求确认离婚无效的,人民法院不予支持” 。该司法解释草案目前处于征求意见阶段,尚未正式发布及施行,但从中可看出关于该问题认定的裁判思路及走向。

(二) 子女抚养权条款的效力

      司法实践中,一般认为“假离婚”的《离婚协议》关于子女抚养约定有效,若未取得子女抚养权的一方为此诉至法院,法院一般会审查该案是否符合《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典>婚姻家庭编的解释(一)》第五十六条规定的情形,并且会基于双方婚姻关系已解除的基础上根据子女抚养情况、已满八周岁子女的意愿等因素来认定是否变更子女抚养权。以下就笔者检索到的两个典型案例进行说明:

      在(2019)粤03民终5862号民事判决书中,深圳市中级人民法院认为,贾某虽主张双方是假离婚,并认为《离婚协议》中约定儿子的抚养权归葛某并非其真实意思表示,但未提供证据予以证明。结合儿子一直由葛某照顾,且双方签订的《离婚协议》中约定儿子由葛某抚养,葛某有稳定的工作收入,未有证据证明葛某存在未具有不利于孩子成长的相关事实,贾某在二审中亦称其现仍在外地工作,法院认定葛某并不具备变更孩子抚养关系的情形,孩子应继续由葛某抚养为宜。

      而在(2020)沪0112民初45192号民事判决书中,上海市闵行区人民法院结合已年满11周岁的谢某2明确表达要求随原告共同生活的意愿、目前已跟随原告居住的现状以及谢某2的学习情况、原告的工作收入和抚养能力,法院以尊重谢某2本人的意见为先,对原告要求变更谢某2抚养权的主张,予以支持。

(三) 财产分割和债务处理条款是否有效

      《离婚协议》中的人身关系与财产关系属于两种不同的法律关系,两者的法律效力应分别评价。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典》第一百四十六条之规定,行为人与相对人以虚假的意思表示实施的民事法律行为无效。然而,司法实践中对《离婚协议》中有关于财产分割和债务处理条款的效力认定上出现了裁判上的分歧,经案例检索结果显示,目前主要存在如下几种裁判观点:

      第1种裁判观点:双方以虚假的意思表示实施的民事法律行为,应当认定无效。

      在(2021)冀08民终3910号民事判决书中,河北省承德市中级人民法院认为,双方通过虚假离婚签订《离婚协议》,约定案涉房产归董某一人所有,双方对财产的分割约定无效。该房屋是双方的共有财产,各自享有相应的物权,因贾某1为他人大额债务提供担保,法院对案涉房产进行查封。查封期间贾某1与董某无权转让该房产,而二人签订《离婚协议》处分该房产,将贾某1名下房产全部转让给董某,离婚本身不是双方真实意思表示,且该行为系因逃避债务无偿转让财产,故其签订《离婚协议》处分房产行为无效。

      第2种裁判观点:签订《离婚协议》时存在欺诈情形,《离婚协议》可撤销。

      在(2021)冀10民终4356号民事判决书中,河北省廊坊市中级人民法院认为,杨某依据其与徐某签订的《离婚协议》中关于财产分割的内容主张徐某应配合其办理房屋过户手续并支付车辆贷款。徐某则反诉主张撤销《离婚协议》中关于财产分割的内容。根据徐某提交的双方微信聊天记录显示,双方于签订《离婚协议》之后仍继续以“老公、老婆”相称且以夫妻名义共同生活。另结合徐某提交的行车记录仪录音证据可以证实,在签订《离婚协议》时,杨某对徐某存在欺诈的情形,在徐某误认为双方是“假离婚”的情况下,《离婚协议》中关于财产分割的内容系徐某为缓和双方关系,向杨某表达诚意及真心而达成的,并非徐某真实意思表示。故徐某反诉主张撤销《离婚协议》中关于财产分割的内容,本院应予支持。

      第3种裁判观点:夫妻双方作为完全民事行为能力人,依法应对自己的民事行为承担相应的民事责任,无论出于何种目的,均应按照《离婚协议》履行。

      在(2023)京02民终2322号民事判决书中,北京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经审理认为,席某1作为完全民事行为能力人,应该知道其与黄某经登记离婚即不具有法律上的婚姻关系。席某1称受黄某欺骗离婚,其与黄某离婚系为办理北京户口,《离婚协议》内容并非其真实意思表示,但并未充分举证证明其在签订《离婚协议》时受到欺骗,意思表示不真实,亦未证明双方签订的《离婚协议》恶意侵犯其利益,且显失公平。另,法院认为,并不存在所谓的“假离婚”一说,在客观上,不论双方出于何种目的,只要男女双方在婚姻登记机关办理离婚手续,双方即实际解除了婚姻关系,自解除婚姻关系之日,该《离婚协议》即已生效,双方均应按照《离婚协议》履行。双方离婚后是否在一起生活、是否还有微信沟通等,均不影响离婚事实以及《离婚协议》的效力。根据已查明的事实,双方签订的《离婚协议》真实有效,对双方均具有约束力,双方均应按照该协议实际履行。

      在(2021)粤01民终3082号民事判决书中,广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同样认为,王某与赖某1到民政局登记离婚并签订《离婚协议书》,双方婚姻关系已解除,《离婚协议书》是夫妻双方权衡利益,考量利弊之后,围绕婚姻关系解除而形成的一个有机整体,既包含关于婚姻解除、子女抚养的身份关系约定,也包含财产分割的协议。不论双方办理离婚是出于何种利益考量或者政策规避,双方签订《离婚协议书》,系双方自愿前往民政局办理离婚手续时签订,所有内容系双方协商一致确认,程序合法、有效,赖某1亦未能提供相应证据证明《离婚协议书》存在欺诈、胁迫等可撤销的情形,该《离婚协议书》对双方均具有法律约束力。

 

二、 结合笔者经办案件探讨如何举证与救济

      笔者认为,如有证据证明双方为“假离婚”,《离婚协议》中有关财产及债务处理条款应认定为无效。那应如何对“假离婚”的事实进行举证从而最大程度地维护当事人的合法权益呢?以下结合笔者近期办结的离婚纠纷案件(下称“本案”)来进行说明。

      本案中双方当事人为购买学位房而“假离婚”(以规避限购政策),购房目的达到后双方登记复婚,但之后又因夫妻感情破裂而陷入离婚纠纷。因无直接证据可以证明双方第一次离婚是“假离婚”,故本案笔者只能通过大量的侧面证据证明双方存在虚假离婚合意的情形,并主张双方先前签订的《离婚协议》中关于财产分割条款无效,对方当事人(下称“B女士”)在第一次离婚时所取得的财产,仍应作为本次离婚纠纷的夫妻共同财产处理,该主张获得了原审二审、重审一审及重审二审法院的支持。笔者从以下几个方面进行积极举证:

(1)表明双方虚假离婚合意的意思表示。

      如双方在《离婚协议》之外另行签订协议、就“假离婚”事项进行沟通的微信聊天记录、通话录音等,均能作为证明双方存在虚假离婚合意的意思表示的证据。然而,在本案中,我方当事人(下称“A先生”)未能提供表明双方沟通“假离婚”事宜的直接证据。经整理发现,双方当事人在“假离婚”后又进行复婚,复婚不久后,B女士向A先生提出离婚并草拟了《离婚协议》,其《离婚协议》内容中主动将双方第一次离婚时约定 “分割”给B女士的房产也一并作为本次离婚的夫妻共同财产处理。笔者将B女士草拟的前述《离婚协议》作为证据提交,用以证明B女士自认双方第一次离婚是“假离婚”,并未实际分割夫妻共同财产的事实。

(2)证明双方在前次离婚时感情并未破裂并在假离婚后仍共同生活的事实及梳理相关重要时间节点。

      如可证明双方在“假离婚”前后仍感情良好且“假离婚”后双方仍然共同生活,共同使用“分割”给一方的房产,以“老公”“老婆”等亲昵称呼相称,互相通过文字或发红包等形式表达爱意等;存在双方办完离婚手续前后迅速购房并申请贷款,房屋登记手续办理完毕或取得房屋产权后又复婚等情形。

      本案中,笔者提交了双方当事人的合照、视频及机票、酒店订单截图、B女士在“假离婚”并购买新房产成功后将其户口迁往新房产的户口本、B女士在“假离婚”不久后在微信上向A先生发送表达爱意的言语和具有特殊含义的转账金额截图、“分割”给B女士的房产在离婚后仍由A先生管理出租等证据用以证明双方在第一次离婚时感情并未破裂,相反双方感情十分良好,在“假离婚”前后仍共同生活及出游,双方的财产“不分你我”;且双方在“假离婚”前夕即与房地产公司签订购房合同,并作为共同借款人向银行申请贷款并支付购房款,对此笔者全面梳理了相关重要事件的时间节点如登记离婚时间、购房时间、申请贷款时间、双方筹措购房资金的转账时间节点等,并结合购房合同、贷款合同、双方为购置房产筹措资金时的银行流水等证据,用以证明双方第一次协议离婚并将两套房产均约定归B女士所有,并非因感情破裂,而是为购买学位房腾出A先生名下的购房资格(即为规避限购政策而办理离婚登记手续),故第一次离婚时的《离婚协议》不是双方的真实意思表示,应属无效。

(3)结合政策规避及利益考量。

      对当事人购房、贷款、是否负债等情况予以考量,如果双方 “假离婚”对财产的处置有利于规避相关政策或逃避债务的,则主张双方“假离婚”的观点被支持的可能性相对较大。本案中,双方当事人在前次《离婚协议》中约定两套房产均归B女士所有,腾出了A先生名下的购房资格,为购买新房产创造了条件,也实际在离婚后购买了新房产;且在A先生对婚姻没有过错的情况下,两套房产均归B女士所有,而双方两名子女的抚养权均归A先生,也明显不符合常理。

(4)证人证言、当事人自认等其他因素。

      熟悉当事人的生活状况、具有一定中立性的证人证言或在具有公信力的机关作出的书面陈述、对方当事人在诉讼中自认的事实,同样能够动摇法官的自由心证。本案中,B女士的朋友C先生在公安机关的询问笔录中陈述“A先生和B女士是为了买学位房而假离婚”;另,笔者通过梳理B女士在诉讼过程中描述其与A先生离婚后的生活状况,如承认在离婚后仍产生共同的家庭开支、深入参与新房产装修、承认在离婚后有夫妻之实等陈述,用以证明双方离婚后仍以夫妻名义共同生活的事实。

      A先生起诉离婚时,在原审一审阶段并未提交证据证明假离婚事实,故原审一审法院认为,B女士名下的房产已在第一次离婚时分割给B女士,在双方复婚后所还贷的款项,A先生才有权主张;而A先生购买的新房产应根据双方第一次离婚后的出资情况按出资比例分配。故原审一审法院判决A先生应向B女士支付财产补偿款高达四百三十多万元。

      在原审二审阶段,笔者接受了A先生的委托,通过全面、细致地梳理,提交大量的证据证明了双方是为了规避房产限购政策而“假离婚”,主张双方此前签订的《离婚协议》无效,双方名下的夫妻共同财产需重新分配的观点,原审二审法院采纳了笔者的代理意见。原审二审法院认为:双方办理离婚手续实际系为双方共同购置新房产创造条件,双方此前签订的《离婚协议》并非双方的真实意思表示,该协议中对双方财产分割的约定依法不具有法律效力,但因原审一审未查明B女士名下的房产价值及尚欠贷款情况,故将本案发回重审。发回重审后,笔者提出的《离婚协议》无效、主张重新分配财产的主张,亦再次得到了重审一审、重审二审法院的支持,且根据照顾无过错方的原则,在夫妻共同财产的分配比例上,法院认定A先生可分得夫妻共同财产的60%,最终A先生不仅无需向B女士支付财产补偿款,反而B女士需向A先生支付四十多万元的财产补偿款,判决结果现已生效。

 

三 、结语

      对于“假离婚”的情形下《离婚协议》中有关财产及债务处理条款的效力问题,《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典>婚姻家庭编的解释(二)(征求意见稿)》第二条给出了明确的指引,如夫妻登记离婚后,一方以双方意思表示虚假为由请求确认离婚无效的,人民法院不予支持。一方有证据证明双方意思表示虚假,请求确认离婚协议中有关财产及债务处理条款无效,并主张重新分割夫妻共同财产的,人民法院应依法予以支持。该司法解释草案目前虽处于征求意见阶段,尚未正式发布及施行,但可看出最高法对于该问题的看法与本案的裁判思路是一致的,即在有证据证明双方意思表示虚假的情况下,一方主张确认《离婚协议》中有关财产及债务处理条款无效、重新分割夫妻共同财产,法院应依法予以支持。

      如《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典>婚姻家庭编的解释(二)》第二条之规定最终按照该草案版本进行发布、施行,则为“假离婚”情形下《离婚协议》中有关财产及债务处理条款的效力问题提供了明确的法律依据,有利于统一裁判标准,且对因“假离婚”而造成财产及债务处理显失公平的个案给出了明确的救济途径;但也应清晰认识到,夫妻双方选择“假离婚”来规避政策、逃避债务或隐藏财产等的行为不可取,也不为法律所提倡。物质利益固然诱人,但如一方反悔,“假离婚”所隐藏的巨大法律风险往往是当事人无法承受的。无论出于何种目的,只要办理了离婚登记手续,婚姻关系已经就此解除,如无证据证明《离婚协议》并非其真实意思表示的情况下,一方可能也因此而丧失子女的抚养权及损失巨额的夫妻共同财产。

相关新闻

暂无数据

暂无数据